当前位置:文史荟萃

吕六六翻墙查日货

2018年03月28日 

  

吕六六翻墙查日货

林国清

 

1919年5月4日,北京爆发了“五四”运动,福州学生立即响应,成立“日货调查部”,对市场上的日货作严密的调查,并分组前往城台各商行认真盘查鉴别,确认为日货的即予以登记,听候处理,同时要其保证不得再进日货。进步学生还向群众宣传不用日货的爱国意义。福州妇女本来喜欢花花绿绿的日本花布,但经宣传教育后,提高觉悟,都争先改用国货。日本花布一时没有了市场。恒盛布庄的老板黄占鸿,时任福州商会会长,却阳奉阴违,偷偷地办了一大批大米出口,换回大量日本花布,囤积在上杭街的恒盛布庄里,企图大发横财。福州学生得到这个消息,知道黄占鸿的卑劣行径,决定对恒盛布庄进行调查。

6月14日,由福州二中的黄宗玉、福州青年会中学的林振忠等学生代表带头到上杭街与黄占鸿交涉,要求调查该店的日货。蚕桑学校的工友吕六六也不甘落后,一大早就跟着学生的队伍赶到恒盛布庄。但恒盛布庄的大门紧闭。学生敲了半天门,才从门里传出话说:“黄老板不在,你们先退回去再说。”学生不肯相信,一定要见黄占鸿方可罢休。正在此时,有人发现黄占鸿正在家里搓麻将。一时群情激愤。黄宗玉说:“我们翻墙进去!”但恒盛布庄的外墙太高,他翻了几次墙,都没有翻进去。这时吕六六怒在心里,急在心头,大喊一声:“让我来!”他身高体大,膂力过人,只见他的两只脚用力一撑,双手紧紧地抓住墙头,一翻就过了矮墙去。吕六六虽长得五大三粗,但他粗中有细,一过了墙,知道自己孤身一人,就找到黄占鸿也不能解决问题,于是就直奔大门去,三下五除二,算拔了门闩,大门就被涌在门外头的学生们撞开来。只听黄宗玉大声喊:“我们冲啊!”一大批的学生乱纷纷地冲进了恒盛布庄。果然发现有大量的日本花布,于是把黄占鸿团团包围起来。学生代表提出:“将所存日本花布全部移存福州布帮组织的‘三山布帮公所’,暂勿售出。”黄占鸿不肯同意,一边拖延时间,一边派人组织打手,一边捏造事实,说是学生抢劫布庄,叫人打电话报告省会警察厅。看看过了半个钟头,黄占鸿还不肯答应,忽然从楼上冲下一帮打手,见着学生就打。吕六六的个子大,挡在学生的前面,要保护学生。谁知黄占鸿的打手,眼都红了,其中一人指挥说:“先打这个大个子。”于是,用硬木制的大木棍像雨一般打在吕六六的身上。吕六六浑身是血,当场受伤毙命。史称“吕六六惨案”。

眼见人命关天,学生们都不肯屈服,不断地喊着口号:“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打倒日本汉奸!”“打倒黄占鸿!”“血债要用血来还!”在口号声中,一大批的军警赶来镇压。其中有被称为“王歪鼻子”的督军卫队营机关枪连连长王献臣拔出手枪,对着学生就要枪杀,但被人劝住,一大队的学生才幸免于难。最后由省会警察厅厅长俞绍瀛出面,才把学生强行遣散。

“吕六六惨案”爆发,次日,各校学生皆怒火填膺,相继罢课,各商店也一律罢市,表示支援学生的爱国行动。下午,学生集队向省议会和地方法院请愿,要求缉拿黄占鸿到案。可是省议会和法院不理。学生坚持到了傍晚,警察厅却贴出布告说:“查有乱党数千人捣乱治安,目无法纪,应即拿办。”随即逮捕学生代表谢翔高、陈锡襄、卢富文和章于天等4人,接着督军署又派兵逮捕学生代表15人。学生愈是坚强,不断地喊着口号,不肯散开。于是政府再增派大批武装军警包围学生,先迫令女学生回家,另把男学生全部围禁在三牧坊省立第一中学里,支持学生的“全闽学生日刊社”也被封闭。因此引起福州各阶层人民的全面反抗。工人、船户和手工业者首先罢工表示支持。连黄占鸿所经营的大兴春、懋源酒库等工人也不做工了,市郊农民更不进城卖菜。福建省督军李厚基感到民众的压力愈来愈大,在百般无奈之下,责成警察厅厅长余绍瀛与学生代表谈判,达成三条协议:一、召开吕六六追悼会;二、释放学生谢翔高等19人;三、三天内拘缉黄占鸿到案;四、劝导城台商店开门。

“吕六六惨案”是福州地区“五四运动”的第一个惨案。吕六六的鲜血洒在上杭街的恒盛布庄,却唤起福州人民的爱国热情,把“五四”运动进行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