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史荟萃

从生顺茶栈走出的党的优秀儿女——欧阳天定

2018年04月02日 

  

从生顺茶栈走出的党的优秀儿女——欧阳天定

李升宝     萧忠生

 

2009年,台江区政府将下杭路的生顺茶栈开发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这里曾经是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中共地下党的秘密交通站。它见证着伟大历史变革的风雷,是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最真实的历史见证。从这里走出台江早期共产党员欧阳天定,使生顺茶栈闪烁着不息的光辉。

欧阳天定,1917年生,是生顺茶栈老板欧阳康的三儿子,祖籍江西吉安,后迁居福建长乐,自幼聪颖好学,早年毕业于福州格致中学。民国14年,随堂兄欧阳超(上海大夏大学福建学生同乡会主席)赴上海,考入大夏大学附中,并出任福建学生同乡会负责人。此期间,结识许多进步同学,经常掏出腰包到书店购买进步书刊,与同学们共同阅读,探寻救国救民之路。目睹帝国主义列强对中国秀丽山河的蚕食鲸吞,心里燃织着仇恨之火,曾参加上海学生反对帝国主义侵略的斗争,在年青的心灵里播下热爱祖国、憎恶强权的仇恨种子。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战火迅速向上海燃烧,日本侵略军的飞机不时在上海投下炸弹,大夏大学被迫停办。天定无奈回到福州,借读于三山中学。1938年4月7日,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总部在武汉成立,这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青年群众组织。在抗日战争中发挥一定作用。春夏间,新四军驻福州办事处王助指示地下党员郑挺、舒城等人筹建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简称民先队)福州市队。当时郑挺在台江双虹小学以教员身份为掩护开展革命活动,常到下杭街天定家中,瞄准了他家开设的生顺茶栈兼客栈是最好的活动地点,四邻有9座房屋毗连相通,后门可以通向何厝里,从一个房门进去,七拐八绕的可穿过许多房屋,从隐蔽不易人所发觉的小门走出大院,人不知鬼不觉。郑挺和天定商量,他立即答应。他父亲欧阳康虽是富商,但无比憎恨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罪行,福州沦陷时,日本侵略者军要他出任商会会长,他毅然称疾,严辞拒绝。儿女们瞒着他参加秘密抗日活动,他心知肚明,默默支持他们的爱国行动。

“民先”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外围组织,处于半秘密状态。1938年6月初,民先福州市队成立,郑挺任队长、欧阳天定任副队长,舒诚任党团书记,“民先”成立第一件事就是在原有的青年进步组织抗日救亡团体中物色进步青年,发展“民先”队员,而天定家的欧阳琼、欧阳天年弟妹等人都成为“民先”的中坚力量。是年秋,成员已达60余人,有教师、学生、店员和工商界知识青年。在许多抗日救亡团体中都成立“民先”小组,每周召开一次小组会研究开展各自所属团体的救亡工作。新四军驻福州办事处主任王助和中共福州工委书记李铁等都经常参加活动。天定又结识在福州青年会中任教的进步青年卢懋榘,同时组织读书会,由天定供应进步书籍,举办理论讲座,请懋榘讲授哲学,李铁讲社会发展史,帮助队员提高认识,明确前进方向。

“民先”组织队员到街头巡回演讲,开设夜校,教唱抗日救亡歌曲,唤醒民众的抗日情绪,鼓舞群众的抗日斗志,坚定抗战必胜的信心。“民先”曾派队员阮秀雅,薛碧轩、何若兰等到南台、高湖等乡,并在高湖小学任教员,积极向民众宣传抗日救亡道理,同时深入文山、英华等学校组织民众宣传抗日救亡活动。为推动抗日救亡活动的开展,“民先”根据青年各自的特点,成立歌咏队、演出队、篮球队等,团结广大青年,形成一股新的战斗力量,在抗日战争中发挥重要作用,在群众中留下深刻的印象,还为我党增添新的血液,输送了大批革命骨干。

天定在“民先”队表现突出,1938年夏,由李铁、郑挺介绍参加中国共产党。是年冬,因抗日形势需要,国难临头,天定利用去上海结婚定居之机,由郑挺介绍,以“民先”队员名义到上海金神父路金谷村与吴蒙、王蒙寿(上海地下党员)联系,再由他们介绍与肖子冈(大同大学党支部书记),张纪无(北平民先成员)3人一起以在大同大学读书为掩护,开展上海和福州的联络工作。

天定未婚妻的父亲是上海巨商,也是上海福州同乡会董事,在上海有诸多私宅,并有上海轮船公司。为沟通闽沪地下交通线,1942年天定抵达上海后,向其岳父借用方滨中路私宅4处,其中1处无条件提供给上海地下党作为区青少年团部,2处给肖子冈开设宜兴糖业公司开展联络,作为福州地下党上海交通联络站住所。自此,他一边就读大同大学,一边购买大量进步书籍,通过妻舅在常安客货轮担任买办职务之便运回福州,除此,还接待和掩护从福州联络站到上海的人员,1939-1940年,郑挺赴上海治疗疾病的事宜均是由宜兴糖业公司的吴蒙、肖子冈等办理,使其安全治愈。1946年2-3月,由天定安排交通员于湛和杨中生在上海住宿并将其分别送往苏北解放区。于、杨从苏区带回的文件、报刊、书籍亦由天定通过常安轮船公司运回福州联络站。1946年下半年,天定卖掉自用的摩托车,凑款460元捐助中共福建省委用于购买民船,作为地下交通运输之用。

1941年,李铁离开福州联络处后,特地从邵武来信指示福州联络站由欧阳天定之弟欧阳天年与欧阳天定单线联系。由于他们兄弟尽心尽职作好安全保密,福州联络处以及闽沪间的地下航线前后11年均未被敌人发现和破坏。

在祖国危亡之秋,全国人民同仇敌忾,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一致对抗外侮。与“民先”并举活跃在台江的另一支抗日救亡宣传队——福建省抗敌后援会下属的抗日宣传队31分队也是抗日救亡活动的佼佼者,其成员多是热爱祖国的热血青年。这是一支地下党领导的宣传队,欧阳天定曾出任该队的负责人,有成员60余人。队部先设在南台平民小学、后迁大庙前,队员佩带有天定、天年等人统一设计的圆形徽章,统一着装。地下党领导人李铁、郑挺常到天定家具体指导活动的开展。该队设有剧团、歌咏团、教歌班、演出队、读书会、广播组、街头宣传队,贴标语队,并创办墙报,张贴在大桥头福聚菜馆边墙,5天一期,同时创办3天一期的《时事报导》,刊登国内外大事,宣传共产党的抗日主张,不久即被国民党当局禁止。

为扩大抗日宣传的影响,31分队剧团曾先后在三山、天华、大罗天等剧场以及巡回到郊区和各县演出“卢沟桥”、“马北计”、“放下你的鞭子”、“我们的国旗”等。歌咏队有独唱、合唱、清唱、民乐、双簧等演奏,激发广大群众抗日救国的情绪,收到很好的效果。1939年省抗敌后援会随着国民党省党部内迁连城,31分队仍坚持在福州开展抗日救亡宣传。

1958年9月,福州市仓山区工业局赴上海公开招聘技术人员,天定被录取,任福州绝缘材料厂技术员。在历次运动中却受到迫害,牵连其家属子女,但他无怨无悔,很淡定地坚守岗位,努力做好本职工作,直至1984年才恢复因城工部事件而失去的中共党员党籍。2004年病逝,享年87岁。

蒙冤受屈的欧阳天定可以笑慰九泉了。随着岁月的流逝,他的事迹也许逐渐在人们的记忆中淡忘,但愿人们能记住从生顺茶栈走出的这位优秀儿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