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史荟萃

抗日小英雄柯文炳

2018年04月10日 

  

  抗日小英雄柯文炳

 

  陈奋隼

 

 

 

  1944年秋,穷途末路的日本侵略军,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全国抗日武装的沉重打击下,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为了摆脱灭亡的困境,他们犹作困兽之斗,派出了一批军舰、飞机和军队,从连江县的大沃、小沃、浦口、东岱、官岭等处强行登陆。之后,又分兵两路,由大北岭和马尾向福州进攻,战火再度在八闽大地烧起。在这生死攸关的紧要时刻,国民党守军却不作抵抗,步步退却,致使福州二度沦陷。

 

  福州第二次沦陷后,日军在福州一带到处杀人放火,奸淫掳掠,平民百姓大受其害,不少人流离失所沦为难民,陷入水深火热之中。但是英勇不屈的八闽儿女,并没有被日寇的暴行吓倒,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他们迅速组织起来,利用种种有利时机,狠狠地打击日本侵略军,给后人留下许多可歌可泣的悲壮故事。其中,仓前山反击战就是一例。

 

  就在这一年8月间,日军再次攻打福州的消息就已经在市面上传开了,一时间谣言四起,人心惶惶。当时仓山冯泛高救火会中的一些有识之士,深感危机逼迫,急忙召集全体临警人员开会,暗地里组织了一支抗日战斗队,并借战地消防工作队的名义,向国民党市政府借枪弹实地训练。至9月,日军在连江登陆,消极抗战的国民党市政府,才迟迟拨付给救火会310支清光绪29年式旧步枪和31000发子弹,要他们协助军警维护治安。10月4日,日军侵入福州市区,所过之处,烧杀奸掠,临警人员看到这种情形,再也按捺不住仇恨的烈火,当即拿起手中的枪支,奋起向日军开战。由于事先准备不足,救火会人员只好且战且退,退到镜柳乡重新进行组织。在镜柳乡,冯泛高、藤山两救火会临警人员,群情激愤,纷纷要求对日军进行反击。他们公推出一个临战领导班子,并组织了4支攻击队和特务队,相约以大庙山瞭望台的火铳为号,向驻仓前山的日军进行反击。之后,他们于10月7日晚密派便衣队潜入市区,约各救火队潜伏人员为内应。翌日黎明,各队即按计划渡江到指定地点会齐。待到大庙山瞭望台火铳声响,第一队由鳌峰岭攻入;第二队由程埔头攻入;第三队由对湖石厝攻入;第四队由上渡岭后攻入;特务队则直趋仓前山。五路兵马对烟台山日军形成包围之势,同时向日军发起进攻。一时间,不愿做亡国奴的福州人民,也纷起响应,他们手持扁担、棍棒,有的甚至赤手空拳,前往助阵奋不顾身地融入反击日本侵略军的队伍。是日,下杭街蔡大生鞭炮行,献出行中所有鞭炮,让市民尽情搬到前线去,为向日军进攻的勇士们壮胆助威。一时间,杀声四起,鞭炮齐鸣,宛如机关枪在达达达地响,一下子就把日军吓懵了。日军犹如见到五路神兵从天而降,大惊失色,一个个抱头鼠窜、屁滚尿流地退缩到烟台山与周边的洋房高楼中,凭险据守。在民众的呐喊声中,抗日勇士们冒着日军密集的炮火,前仆后继,奋勇冲杀,战斗十分惨烈。遗憾的是,由于我方所用的步枪概属旧式,且仅有的一挺机关枪在关键时刻又发生了故障。火力一减,日军就知道了。于是日军召集了大队人马向我方包抄过来。在这敌强我弱的形势下,英勇的我方参战人员仍然冒着日军猛烈的炮火,争相翻墙,以图逼近强敌,并相继夺取高地或攻进高楼与日军肉搏。后终因子弹告罄而陷入重围,在伤亡惨重的情况下,只好后撤。

 

  在这场气壮山河的对日反击战中,我方毙伤日军20多人,缴获三八式快枪二挺,给日本侵略军以沉重的打击。但我方也伤亡了数十人,当时家住台江横街鱼钩弄4号、年仅14岁的小桥小学学生柯云炳和家住藤山路戏馆弄、年仅20岁的黄花岗学校学生林耀愷等46位烈士,都在这场战斗中壮烈牺牲。

 

  提起柯云炳这位年仅14岁的抗日小英雄,知道他的福州老一辈父老乡亲,莫不对之肃然起敬。以至今日,我们在夏夜纳凉时候,还依稀可以见到一些耋耄老人,在榕荫下对围在他身边的年轻一代,讲述柯云炳的英雄故事。

 

  柯云炳出生在一个劳动人民家庭,父母都是做苦力的,平时就靠替人打工所赚的一些微薄收入来养家糊口,生活相当窘迫,穷得家无隔夜之粮。这孩子生性聪明好学,平时对什么问题都要问个明白,这可难坏了父母。因为他父母不识字,没有文化,经常回答不了他所提出的问题。在他11岁那年,父母认为孩子既然有这么强烈的求知欲望,家里再穷也不能耽误了他的学习。商量结果,二老决心就是砸锅卖铁,也要送他去学校读书识字。于是他父母把全家从牙缝里挤出来的钱作为他的学费,送他到当时的台江小桥学校读书。上学前,父母语重心长的对他说:“云炳啊,爹妈这辈子因为不识字,才落到今天受穷受累的地步。现在爹妈把家里买柴米剩下来的钱,让你上学学些粗字,你一定要争气,在学校里要尊敬老师,好好向老师学习才好。”懂事的柯云炳含着眼泪点了点头上学去了。在学校里,柯云炳深知这学习机会来之不易,他牢记父母的教导,尊敬老师,勤奋学习。任教老师都被他好学上进的学习精神所感动,老师们不但喜欢他,而且乐意把他们的知识尽量教给他。他每次考试,在班上总是名列前茅,成为同学中人人羡慕、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柯云炳爱学习,也爱听故事。夏日夜晚做完功课后,他经常跑到离家不远的兴化埕鱼池边榕树下,边乘凉边听老人们讲述明代戚继光将军率领戚家军在福建抗击倭寇和福州第一次沦陷期间人民苦难生活的记忆及抗日游击队打击日寇的故事。这些故事激发了他对日本侵略者的仇恨烈火和对抗日游击队的无比敬仰,在他幼小的心中,暗暗立下好好学习,报效祖国的宏愿。

 

  1944年中秋节前后,许多坏消息接连从闽江口传来,市面上行人交头接耳传说纷纷,说:“日本囝又要来了。”一时间人心惶惶,气氛顿时紧张起来。许多人家又收拾行装“走反”(避兵祸)去乡下投靠亲友去了。孩子们也大都跟随大人去了,学校的学生走了,关门了。据现年83岁的福州市民俗专家方炳桂老先生所著,连续发表于《福州晚报》与方炳桂民间故事选集《乌龙江传奇·闽海魂》中称,当时的党组织在抗日进步人士的资助下,在福州西南郊的南港靠近永泰的双溪,创办了一所双溪小学,作为党组织抗日的一个联络点,发动群众和学生起来抗战。我们党之所以把学校办在这个地方,是因为永泰抗日基础好,南港抗日游击队的活动在这里也很活跃,有事好照应的缘故。柯云炳只身来到这所学校求学。老师问:“你几岁了?”“14岁”。“我们这里最高的年级是三年级,你……”老师见他个子高大,猜想他至少是个五六年级的学生了。“在哪一班读无所谓,只要能找到游击队,打日本囝都可以。”柯云炳的回答,让老师大吃一惊。她想:一个14岁的孩子,竟有如此强烈的抗日决心,真是人小志大难能可贵。老师被感动了,禁不住把他搂在怀里说:“小小年纪就有这么大的抗日决心,老师说什么也要收你!”老师在自己的宿舍里加了一张板床,让柯云炳住下。柯云炳心灵手巧,每天上完课,就到各间教室找坏的课桌椅来修。除此之外,他还做一支木手枪,做得很像,时常从腰间拔出木手枪,大喊“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然后又高喊一声:“冲啊!”一个劲向前奔去,活脱脱就像一个冲锋陷阵的游击战士,勇敢地冲向他的假想之敌。在学校里,从校长到每位老师都疼爱他,称赞他是一个人小志大具有强烈爱国主义思想的好学生,并相信他将来一定大有所为。

 

  10月3日下午放学以后,校长和几位老师都回福州探听情况,柯云炳恳切要求老师带他同行,他认为这趟回去虽然可能遇上危险,但为了能为抗日战争做点贡献,就是死也值。由于蒋介石在此之前,已通过他的国民党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对国民党军下达了“弃守福州”的命令,得了“恐日症”的国民党守军,跑得比兔子还快,纷纷向内地潜逃,使福州失去防卫而危在旦夕。一路上,柯云炳看到了许多扶老携幼到南港、永泰“走反”的人流。他恨透了日本侵略者和蒋介石反动政府。

 

  这天晚上,师生两人就在柯云炳家里住下。夜深了,北岭方向又传来隆隆的炮声和机关枪的达达声,子弹划过夜空发出的呼啸声越来越密了,搅得师生俩人都睡不着觉。就在这兵荒马乱的夜晚,柯云炳从老师的嘴里听到: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蓄谋已久,早在1894年,日本帝国主义就开始发动吞并朝鲜和侵略中国的战争。在战争中,清朝海军将士曾奋勇抗战,但由于腐败无能的满清政府对外妥协投降,最后导致了失败,和日本签订了丧权辱国不平等的《马关条约》。在这场战争中,许多从马尾船政学堂走出的海军将领和福州籍的海军士兵,为国捐躯,葬身大海。因为1894年是农历甲午年,所以这场中日战争又称为甲午战争。讲到这里,柯云炳已是怒目圆睁,怒不可遏。老师喝了口水,接着又说:“素有亡我之心的日本帝国主义,看到1929年世界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爆发以来,英美等国忙于内部事务,无暇与其争夺中国,又看到国民党政府正加紧进行反革命内战,不敢抵抗他们对于中国的侵略。因此,就决定首先侵占我国的东北,进而侵占我中国。1931年9月18日,日本侵略军为制造侵略借口,他们预先炸毁了南满铁路柳条沟一段路轨,然后贼喊捉贼,反诬铁路为中国军队所破坏,并于当天晚上10点许,悍然向东北军营地和沈阳城进攻。此时,蒋介石对日寇的侵略竟采取‘绝对不抵抗主义’,命令东北军‘即使日军勒令缴械,占入营房,均可听其自便。’这样,使几十万东北军在日本侵略军大举进攻面前,放弃抵抗撤到山海关内,使东北人民陷入水深火热之中。1932年1月28日,日军又发动了对上海的进攻,驻上海的国民党第十九路军,在全国人民抗日运动的推动下奋起抗战。但蒋介石政府继续采取妥协投降政策,迫使十九路军退出上海,破坏了上海军民的抗战。5月5日,国民党政府还与日本帝国主义签订了卖国的《淞沪停战协定》。这一切恐日媚日行为,更使日本帝国主义得寸进尺。1935年,日本帝国主义进一步向华北地区发动了新的进攻……”这一夜,老师一直讲到了天亮。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和蒋介石的卖国罪行,点燃了柯云炳抗日反蒋的怒火,在老师的帮助启发下,他懂得了一致抗日、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才是中国唯一出路的道理。他暗下决心,一定寻机投奔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队伍,与日本侵略军血战到底。

 

  10月4日中午,柯云炳和老师回到学校。回校途中,他看到南屿街有不少扛着长枪的青年和背着大刀的壮汉成群结队地从街上走过,经打听,知道这些人是从福州退下来到南屿找游击队的救火会临警人员,于是他密切注意这些人的言行举止。7日晚,他听到这些人说:“就这么定了,3点钟乘船渡江,天一亮就行动。”机灵的柯云炳一听,就完全明白了,“哦,8日一早这些人将统一行动,反攻福州。可是,他又觉得,这事似乎又与他小孩无关,他心里直觉得不是滋味。他一转身想了一想,就向学校跑去,一会儿找来一根竹竿,还背着鼓鼓的书包,他认真地把竹竿的一头削尖……谁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10月8日清晨,一场福州人民自发的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战斗打响了。在冲向敌人的人流中,人们看见柯云炳手执一面战旗,高喊着“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的口号,向敌人驻守的高地猛冲。当他冲到梅坞顶烟台山入口处时,他看到两名救火会临警员正在与一个日本兵肉搏,此时,憋在他心中抗日怒火油然而生,他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把做旗杆用的竹竿的尖尖的一头,使足平生力气捅入敌人的大肚,顿时敌人污血狂喷,后仰倒地,见阎王爷去了。柯云炳越战越勇,他为了在战斗中消灭更多的东洋鬼子,拔出竹竿,继续向烟台山高地冲杀而去。谁料没冲几步,日军的一颗罪恶的子弹从他胸膛穿过,鲜血顿时染红了他的衣襟,由于失血过多,勇敢的抗日小英雄柯云炳再也起不来了。

 

  如今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当年阴暗狭窄的鱼钩弄已被现代化的高楼大厦所代替,像柯云炳这样的抗日英雄也已远离了我们,但他的英雄事迹及其爱国精神,仍然激励着今天的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