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史荟萃

戚继光抗倭衍生“行香节”

2018年04月17日 

  

  戚继光抗倭衍生“行香节”

 

  黄安榕

 

 

 

  福州台江中亭街,早在元朝时期就有集市。时任闽海廉访知事的泰定进士、著名文学家萨都刺写的诗《福州城南》,内有一句“城廓南有市,灯光夜眠迟。”即可佐证。明正德年间,福建闽县举人方邦望在《吟越王台》诗里写道:“城南十里沙为岸,鳞次千家拥钓台。”也说明当时的台江虽一片郊野,适宜农业生产,但从上下杭到中亭街已有不少商家居住了。至于随后老百姓的生活状况,亦可从曾任明成化中湖广兴国州判官的福建连江人林景清写的《元夕台江赏灯》中窥见。“散步城南兴未厌,太平风景霭乡闾。歌声笑语家家沸,月色灯光处处兼。玉烛春调原有自,金吾夜禁不须严。”从这首诗中可以看出当时社会的太平景象。可是到了明嘉靖年间,由于皇帝听信方士胡言乱语,一心想求长生不老之药,终日不理朝政,以致日本倭寇更加猖狂地袭扰我国东南沿海,烧杀淫掠,无恶不作,弄得百姓叫苦连天。古籍《海滨大事记》就记载了倭寇在福州城郊所犯下的滔天罪行:“倭从陆路迫省会(福州),四郊被焚,火照城中,死者相籍。南台、洪塘悉为煨烬”,“倭逾北岭逼省城”,“渡鼓岭,焚掠闽县、侯官、怀安三县乡都,掠近郊”,“抵福州郊外抢劫……”

 

  当时,抗倭名将戚继光曾两次奉命率部入闽。第一次是明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戚继光率领所部六千人马入闽。那时福建“北自福宁,南及漳泉,沿海千里,尽为贼窟。”约有数万人。戚继光面对强敌,采取张贴招抚告示“削枝弱干”,瓦解倭寇力量及联合友军配合作战,自己担任主攻,内部备战极其紧张,外表却看不到出征迹象,诱使贼寇放松戒备,择日轻装衔枚,疾驰夜袭,仅用9个多月的时间,荡平了宁德横屿、福清牛田(今龙田)、莆田林墩这三大倭寇巢穴。班师回浙江,路过福州时,还接受省城官员和台江商界名流邀请,登于山平远台饯别,并勒石记功。

 

  第二次是明嘉靖四十二年(1563年)二月。这时戚继光已升任副总兵,在义乌招募新兵一万多人,边行军,边训练。倭寇听说戚家军快要来了,主动退出兴化府城,攻占平海卫的明军基地。但这六千多倭寇,探知戚家军于五月四日到达福清,已惊慌失措,一半企图下海逃跑,被俞大猷部截击,一部分逃脱,一部分折回许家村结寨据守。戚继光十日到达莆田县境,立即到平海卫前线视察敌情,并与俞大猷、刘显(广东来的援军)取得联系,制订兵分三路合围的作战计划,由戚家军担任中路。十二日天还未亮,戚家军即迫近敌营,两千多倭寇冲出迎战,其中不少因尝过戚家军的威力,心胆俱寒,乱跑乱窜,阵脚大乱。此时,俞、刘两军亦到,合力攻破许家村大巢,收复平海卫。这次共斩敌首2451人,是继三大战役之后,又一次巨大胜利。

 

  自平海卫失败后,约有数千倭寇离开福州回到日本,原想洗手不干,但他们带回抢夺而来的大量金银财宝,激起更多日本人的掠夺贪欲,因而又纠集2700余人,向福建沿海全面进攻。当年10月,北自福州,南到泉州,都有倭寇登陆。防守各地的戚家军和倭寇展开激战,在一个月中奏捷12次,击沉倭船28艘,歼敌3000多名。倭寇赶忙改变战略,集中二万多兵围攻仙游。

 

  戚继光这时已正式调到福建,由副总兵升任为总兵,镇守福建全省及浙江金华、温州二府。虽然有权调动各路兵马,但能投入实战的队伍只有一万多人。围攻仙游的倭寇占据东南西北四巢,如果全面铺开,众寡悬殊,十分不利。于是,戚继光采用集中兵力、各个击破的策略,既分兵切断四巢之间的联系,又布置疑兵虚虚实实出击,使倭兵不敢擅离营地,发挥了高度的指挥艺术,创造了“以少胜多”奇迹,将被围50天的仙游城解围了。

 

  倭寇自仙游惨败后,尚余一万多人向福州和闽南逃窜,戚继光率兵追赶。其中有一股倭寇一千多人,从鼓岭窜到福州五里亭一带,被素有尚武风气和爱国精神的当地乡民配合戚家军歼灭。埋葬倭尸的土墩高约5米,底径约15米,有18座直到1958年平整土地时才被湮灭。至今五里亭附近的福慧寺内还留有一座叫“崇玄坛”的倭墩,可以见证这段历史。另有一股倭寇三千多人从北岭下福州向南败退,经过台江中洲,看见藤山是一片大森林,怕有伏兵,不敢耽搁,就逃往义序的高盖山。不久,戚继光在五里亭打败倭寇后,又带着八千兵马急行军追踪其后。

 

  当戚家军经过中洲,驻扎藤山两三天准备歼灭这股倭寇时,台江的老百姓见戚家军入闽后,人不离马,马不离鞍,连连击败倭寇,取得重大胜利,捷报频传,人人扬眉吐气、兴高采烈。他们商量着由商家出钱,大伙出力,买了不少鞭炮,敲锣打鼓盛大迎接。谁知,此事被戚继光听说后,急忙派小将向领头人林师傅婉言劝说,讲明因这次戚家军跟在这股倭寇后面,是打算乘其不备,伺机突袭,不宜有大动静。于是老百姓为表达心意,买了大量的鸡蛋煮熟后,连同甘蔗、糕饼等送往军营慰问。戚家军见台江的老百姓如此盛情,个个非常感动。入夜二更突袭高盖山倭寇时,每个将士如猛虎下山冲杀过去,倭寇还不及抵挡两下便四散奔逃,喊爹叫娘,不一会儿就全部见了阎王。

 

  平定倭寇之后,戚家军张贴安民告示,让四处逃难的百姓回来。他见藤山各境房屋被倭寇烧掉许多,就将百姓们安排到台江“万寿尚书庙”、“南禅寺”、“吉祥寺”,还有“周氏”、“郑氏”、“王氏”等宗祠和神庙住,并把军粮和各处送来的慰问品、甘蔗等分发给各家各户。

 

  接着,戚继光又率兵南下追赶倭寇,在闽南同安王仓坪、漳浦蔡陂岭展开两场血战,均获大胜。尚有一些倭寇从诏安逃至广东,在当地友军的截击下,只有小部分夺船逃回日本,其余全被消灭。至明隆庆元年(1567年),福建境内,倭患已靖。戚继光亦于当年12月离开福建往镇江苏州。

 

  福州的老百姓受到戚继光的恩惠,感念在心,将戚参将当做神明菩萨一样烧香跪拜。其中,南台各境的百姓为纪念重返家园的日子,商量着一个名字叫“行香各境”的节日,具体根据各境百姓的返乡日来定,如“清安境”(小岭)是正月初八,“登龙境”(田塍下)是正月初九,“万安境”是正月十七、十八两天,以此类推。每年各境到了“行香”的日子,家家户户都在自己的宗祠和神庙“分饭”、“分蔗”、“分豆”。从早上开始,人人提着各种上写着“国泰民安”、“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的灯笼或牌子,由乡头游到乡尾。到了哪一家,都接过灯笼环屋一圈,然后互相交换香线及灯笼,互道“平安”、“吉祥”。这种“行香”,已成当地的一种风俗,代代相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