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史荟萃

余善钓白龙

2018年05月07日 

  

  汉高祖五年(前202年),朝廷在福州南台山封无诸为闽越王,“王闽中故地,都冶”。以后南台山上当年受封的地方就称为越王台。无诸逝世后,又在山上建无诸庙,俗称大庙,所以南台山改称大庙山。

 

  就在无诸病逝的时候,福州山崩地裂,风雨大作,闽江洪水暴涨,淹死无数百姓。一个游方的道士说:“先王驾崩,天下大乱。江流之下必有妖孼作怪,须即除之,否则福州将无遗类也。”吓得无诸的几个儿子都面面相覷,无计可施。大儿子说:“此事慢不得。为了百姓,请马上写一份榜文,广招天下英雄,谁能除却这孽畜,愿将江山奉送。”二儿子余善挺身而出,说:“招贤纳士本是应该做的事,但为时太慢,老百姓正处在水深火热之中。余善不才,愿冒死除害。”说罢叫人摆好香案,焚香点烛,当天跪着:“皇天在上,弟子余某以诚虔之心敬于案前。先王以赫赫战功,建社稷于东冶;开疆辟土,荫百姓于百年。今百岁驾崩,孽畜乘机祸乱,民不聊生。愿粉身碎骨,誓除孽畜,不果夙志,地灭天除。”几句话说得声泪俱下,感动得在场的人也都流下了眼泪。 原来这孽畜就是一条白龙,平时深居在龙潭窟里,一有风吹草动,便来翻风掀浪,残害生灵。无诸在世时,无诸有“王气”,能压住它的邪气。无诸一没,“王气”消尽,白龙无人能治,便来扰乱,可怜福州百姓就成了它的口中之食。

 

  余善立志除害,拜道士为师傅。师傅说:“你无须到风里浪里与它搏斗,只须用一钓竿,把它钓出来,就天下太平了。但钓之也不容易,你须有耐心才是。”那时闽江宽阔,江水一直漫到大庙山下。余善叫人制作一条特大的钓竿,杀一只大山鸡做钓饵,就坐在大庙山的越王台上向江里垂钓。钓了一天,白龙没有上钩。第二天,白龙还没有上钩。余善心里急了,急着向师傅请教。师傅说:“本道早就说过了,钓这样的一条大白龙,特别需要耐心。有了耐心,铁杵磨成针,没有不成功的道理。”余善耐下心来,一边派人去安顿受灾的百姓,一边天天到大庙山,先是向上苍烧了香,祝了愿,然后就坐在越王台上钓白龙,像入定的和尚。如此这般,足足钓了七七四十九天。这一天,又是乌云乱滚,风雨大作,闽江翻江倒海,忽露出一条头角猙狞的动物。余善知道这就是白龙了,七七四十九天,等的就是它,如今不能错过。他屏着气,不敢有一些些的声响,静静地等着白龙向他的钩饵游来。两丈远,一丈远,三尺、两尺、一尺,半尺,好了,白龙上钩了。他用力把渔竿一挑,竟果然挑出一条大白龙。刚好越王台的旁边有一口水井,余善不慌不忙,就势把用力钓上来的大白龙放在水井里面去,然后盖上井盖,又请师傅用封条封住。如此一件大事,那道士自然也不敢怠慢,急急画一张符咒贴在井盖上,又认真地念了三遍法咒,才放心地说:“贵人的虔心感动了上苍。上苍必有厚报。现在已经化险为夷,福州将有一段太平的日子了。”因为有余善钓白龙的故事,这一条江被称白龙江,越王台被称为钓龙台,那一口的水井也被称为钓龙井,至今依然。

 

  那一条白龙被关在钓龙井里,不知过了多少个岁月,那井盖没有了,那贴在上面的符咒更是没有了。有一个和尚不知事理,用新买的一只白漆钓桶往井里打水。那白色是白龙的救命本色,那白龙关在钓龙井里昏昏沉沉的睡了几百年,忽然醒了过来。当和尚拉动绳子拉上钓桶的时候,钓桶里拉上来的竟是一条大铁练。和尚正在惊疑,忽然乌云滚滚,雷闪电鸣,大雨如注,顷刻之间,铁练早变成一条白龙冲上天去。忽儿,云散天开,原来关在钓龙井里的白龙没有了。明进士许豸有诗:“雄图消歇暮潮西,烟浸长桥柳叶齐。废井草生龙已去,荒台花落鸟空啼。江喧钓碣闽关险,雨暗穹碑汉篆迷。前载登临遥极目,海天落阔雁行低。”汉武帝六年(前135年)余善被封为东越王。元鼎六年(前111年)又自立为东越武帝。当了一年多的“真命天子”,在福州建宫殿。近年在福州屏山出土的“万岁瓦当”,便是当年他留下的遗物。